HOME > News >

Information

News

精赛事强互动搭出优质平台

Time: 2019-02-26 13:26  View:135

泛珠本场比赛开始,再次不出业界所料对比赛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,引领中国改装车赛事持续规范推进。首先从比赛结构上说,引入MINI赛事、AFR方程式和雷诺克里欧赛作为赛道英雄比赛的补充,形成了改装车赛事-单一品牌赛事互补结合的赛事平台,让观众“众口可调”。其次对赛道英雄各个组别进行了较大幅度的调整,让各个组别的技术规格更加接近,力保比赛更为精彩。最后将摩托赛车全新包装,打造“Speed Hero”系列比赛,和“赛道英雄”呼应,形成自己的赛事IP,进一步拓宽中国车手和摩托厂商的参与度。三大改革力促泛珠整体比赛更为精彩,这一点在17-18日两天的比赛中也得到了车迷的肯定。
 
比赛精彩对于车迷有着莫大的吸引力,但是作为一个商业平台,最终让车迷参与到比赛中来,才是泛珠实现商业价值的关键。本场比赛中,泛珠平台将车迷互动放到了和比赛同样重要的位置,不但联合众多参赛厂商、赞助商开展各类活动,还开辟了如“英熊跑赛道”这样的集体性重量级参与活动,让车迷用脚步来丈量这4.3公里的激情之路通过身临其境体验ZIC每个弯道、跟随每个弯道前的刹车轮胎划痕,让车迷对于比赛的激烈程度有了切身的体会。这是单单坐在看台上无法做到的。
 
比赛精彩、互动频繁、车迷踊跃,这些措施不但保证了赛事的高效运作,同时也形成了一个优质的广告平台。这也正是泛珠赞助商越来越多的主因。
 
商业运作教科书
 
对于任何一个赛事,大范围的商业运作最终受益者是车迷、是车队。赛车历来被认为是“烧钱的运动”,没有赞助商的支撑,赛事最终会越来越不好看,沦为市场竞争的弱者。
 
简单来看本场泛珠的几个赞助商,我们会发现赛车、车迷和赞助商最终达到了三赢的局面。倍耐力轮胎为赛道英雄和Speed Hero提供了比赛轮胎,对于车队而言,倍耐力的参与让车队运作成本下降、技术实力得到均衡。在泛珠整体运作之下,倍耐力以技术服务、优惠的优质轮胎成为了车队提升的助力;从赛事整体来看,使用单一轮胎让组别内赛车圈速更加接近、比赛更加公平,也就保证了比赛更为精彩;对于车迷而言,比赛的精彩是他们到来的根本,而赞助商提供的活动、奖品,是额外的福利。对于倍耐力这样服务于国际顶级赛事的轮胎供应商而言,他们得到了展示的平台、得到了和车手、车迷直接互动的机会。
 
同样的情况对于提供了比赛官方用车的琛通集团来说也是适用的,一方面提供官方用车,同时运营MINI系列赛事,这个赛事和泛珠还有紧密的合作,赛道英雄中还有琛通的车队,全面的立体型的曝光,对于一个商业化的公司同样重要。
 
除了深度参与的赞助商,如沙龙会这样的没有直接参与,但追求曝光度的娱乐网站而言泛珠也是非常优质的平台。首先车迷数量多、质量高,然后整体比赛曝光度足,泛珠为沙龙会打造的套餐包括场内广告牌、宣传呈现、车队呈现等各个方面,从去年沙龙会的数据来看,泛珠对于他们的有效会员增长有着非常高能的作用。
 
车迷、赛事和赞助商,在泛珠体系里面已经形成了一个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,三赢的局面持续推进,必定能够让泛珠真正成为赛车界商业运作的教科书。
 
转眼之间,排得满满的泛珠春季赛已经落幕。但是比赛中车迷的热情、车队的努力、赞助商的鼎力支持和赛事团队的高效运转,已经形成了定格的画面。泛珠不是ZIC的泛珠,泛珠是每一个参与者的泛珠,我们在一起书写中国赛车的历史。6月第三个周末,泛珠的历史会有你的一笔!
 
 
 
首日开幕,2018泛珠春季赛再启征程
 
今天,2018泛珠春季赛正式开幕,作为新年国内第一场大规模赛事,泛珠的到来也让憋了一个冬天的赛车迷长舒了一口气。精彩的比赛、周到的配套服务是泛珠历来的特色。新年新气象,据说泛珠今年也有不少改变,就让我们提前一睹为快,看看全新的泛珠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吧。
 
赛制改革让比赛更精彩
 
更专注、更公平、更精彩、更刺激和更多娱乐性,这是新年泛珠赛制改革的目标,也是规则改变的依据。
 
从泛珠自有比赛来看,新年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改变。其中最大的调整来自赛道英雄-壹、贰组之间的重新划分。以往赛道英雄-贰的部分涡轮增压车型被划分到了赛道英雄-壹的比赛中,这些车型的重组,让赛道英雄-壹成为梦幻超跑最为集中的超级比赛,同时也让赛道英雄-贰的参赛车辆平均圈速更为平均,从而促使两个比赛都变得更加精彩和刺激。
 
赛道英雄-叁的比赛是泛珠独有的创新模式比赛,全1600CC自然吸气、只允许赛车同品牌发动机的规则,让比赛成本进一步降低,既保证了比赛的低门槛、娱乐性,同时也让车手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。
 
自有比赛在不断进化,也吸引了更多的高级别单一品牌赛事加盟。泛珠春季赛MINI亚洲挑战赛、亚洲雷诺方程式系列赛、雷诺克里欧亚洲系列赛都将在泛珠的赛场上上演新年首秀。精彩而多样的比赛再次挤爆泛珠时间表,部分比赛的排位赛不得不提前到周五来进行,这是泛珠繁荣的直接体现。
 
 
单一品牌轮胎带来更公平环境
 
除了各个组别的改变,2018年赛道英雄系列赛和SPEED HERO系列赛最大的改变来自轮胎供应商的统一。2018年采用单一品牌轮胎,可以让车队的车速更加接近为比赛带来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,同时结合之前赛道英雄系列赛几个组别的规则调整,车速的差距进一步缩小,比赛场面必会更加的精彩刺激。
 
新老朋友大聚会 商业魅力展新姿
 
任何一个赛事平台,精彩的比赛都需要赞助商的参与和支持。市场化的运作、铁杆车迷的支持,造就了中国赛事平台中独树一帜的泛珠价值。在今年的比赛中,泛珠的合作伙伴持续增加。去年引入的沙龙会S36今年继续强力支持泛珠并借助泛珠平台扩大自身影响力。倍耐力、琛通、MOTUL、京东物流、娇健蓝等同样作为赛事合作伙伴鼎力加盟泛珠平台。越来越多的赞助商出现在泛珠的舞台之上,给比赛的持续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。
 
新赛制、新比赛、新老朋友大聚会。泛珠的2018精彩还在继续,3月16-18日,珠海国际赛车场的盛况不止是赛车呼啸!
 
 
恩怨难了?2017赛季中国赛车的GT故事
 
 
在2018年的一月底,中国赛车运动正迎来自己的“冬假”。12月的汽联年会似乎过去了许久,而5月的新赛季开赛还感觉非常遥远。这让我们有时间了结过去12个月关于亚洲GT赛事的系列报道,以及简短的2018赛季展望。
 
如果你在10年或者20年后回顾,2017赛季注定将是写入中国赛车运动的发展史。所有人都会想到年初力盛在100场CTCC关口前,在中小企业板IPO成功。但我们今天的话题则是场地赛光谱中另一段,GT和跑车赛。在这一领域,上演了中国赛车运动首例IP和竞业限制的官司。
 
故事从2016年底开始
 
当2016年赛季结束的时候,叶明钦先生有理由高兴,China GT的第一个赛季刚刚结束,最后一场比赛中,上海国际赛车场几乎坐满的主看台佐证着这个决策有多么成功。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和4场比赛,他们证明了在中国真实存在着GT赛的市场需求,并且中国人能组织这样的比赛。
 
在年底上海的赛车工业展上,China GT发布了其2017年计划,比赛扩展到6场,奥迪和保时捷的官方支持和赛中赛,GT4的全新分组,并为参赛的GT车队准备的700万奖金池。当我们正欣喜中国终于有了自己的GT赛事时,一个意料之外的竞争者进入了我们的视野。
 
2016年12月初,一个叫“GT Masters”的赛事发布了公告,将在月底举办新闻发布会。并且已经获得了“FIA”和“中汽联”的授权。而GT Masters是德国汽联ADAC名下的德国跑车大师赛。最初我们以为这是一项将国外成熟IP引入中国的尝试。但一些简单的调查后,我们发现并不是这样。
 
ADAC的回复称他们并没有给GT Masters任何授权,该赛事与德国的比赛没有任何关联。而中汽摩联也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全国性赛事China GT,并没有给予GT Masters任何“背书”,使其只能降格为“地方性系列赛事”。
 
随后China GT的运营公司中视甲子,对GT Masters的实际运作人贾冰发起了“竞业限制”的法律诉讼程序。然而,GT比赛的特性意味着,只要你能凑到赛车,就能“跑”起来。这意味着China GT与GT Masters的竞争已经在所难免。
 
竞争格局
 
中国的GT比赛市场,或者更宽泛的说亚洲的客户赛车市场。在2016年China GT进入前,包括了保时捷卡雷拉杯赛,奥迪R8杯赛,法拉利挑战赛和兰博基尼挑战赛,这样的单一品牌赛。而FIA名下的GT Asia是唯一的多品牌比赛。
 
当然,这不包括日本的Super GT,但我们的语境下,日本赛车运动几乎都归在“亚洲”的范畴。这是一个有趣的独立分支。
 
但2017赛季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在蛰伏准备一年之后,宝珀亚洲系列赛正式发布,China GT正在势头上,而GT Masters也加入了这场大战。这让本来一家独大的GT Asia面临着极大的竞争压力。
 
我们再深看一步,基于“客户赛车”理念的GT赛车发现,在2017年他们甚至还要和“低成本”TCR房车赛争夺车手和时间。在这样的竞争格局下,亚洲老牌GT赛事GT Asia首先遇到了挑战。
 
背靠着在欧洲一统GT赛江湖的SRO的宝珀亚洲系列赛和深植于中国本土市场的China GT迅速分割了其客户。在原定于4月的首场比赛无限期延期后——我们得到的消息是,只有3支车队在截止日前注册——GT Asia最终以China GT的合作者身份延续其极小的存在感。
 
而China GT则和宝珀亚洲系列赛签下了赛事合作协议,区分了双方的竞争市场。所以,真正的问题是GT Masters是否真能撼动China GT在中国市场的地位。
 
China GT的反击
 
然而,在我们听到GT Masters的赛车真正咆哮前,China GT的母公司中视甲子的司法战已经打响了,在最初的管辖权争议结束后,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的知识产权庭受理了该案件。
 
在冗长的庭审环节中,一个有趣的细节是,当China GT提供“GT Masters”涉及侵权的证据时发现许多GT Masters的“公告”链接已经无法访问。
 
我们无从知晓这些庭审环节是否牵制了GT Masters的赛事组织精力。但一个事实是,其原定公告中首场比赛跳票了。直接原因是,其搭车的赛事,极速先锋系列赛由于车辆海关审核不过,使得比赛只能延期前往浙江赛车场举行。
 
但实际上也暴露了GT Masters模式上的欠缺。GT赛事的组织非常灵活,我们已经在上文中提到,只要能凑满比赛赛车以及“购买”一个空余的赛道时间并租下P房,所有人都可以组织自己的“GT比赛”。但这样做的缺点是,在一个“搭车”的周末,时间安排也高度依赖“合作伙伴”的决定,这样的“尴尬”和无奈,同样发生在原定于7月举行的“武汉站”。
 
另一个大问题是,所有赛道权益其实不属于这项赛事,而属于赛事周末的“主赛事”。这让GT Masters总摆脱不了“垫场赛”的感觉。不稳定的赛历,也客观上影响了比赛的参赛车辆台数。
 
即使用出了将GT3,GTC和GT4赛车混编的发车阵容,GT Masters也很难在发车格上凑满哪怕15辆赛车。绝大多数比赛,可能只有10辆真正意义上的竞争赛车,其中可能有3-4辆“妥善”的GT3赛车。
 
很容易理解,车手们在获胜后的感觉,很多时候这更像一次在比赛周末举行的“官方试车”。车手们在孤独的比赛后,拿到了赛事组织的名次。
 
确实,GT赛事本质是“老板玩的开心就好”。然而,显然这样的场面并不是GT Masters运营者想要看到的,打造“自有IP”更是无从谈起。
 
在另一个战场,关于“竞业限制”的审理最终在秋天尘埃落定,最终东城区人民法庭以对贾冰罚款的裁决作出了对China GT有利的判决。至此China GT看起来牢牢守住了自己的阵地。
 
转投CEC,还是再起波澜?
 
中国赛车运动的局内人肯定见过一张著名的照片,在1年的冷战后,贾冰与叶明钦握手的照片。这展示了在赛车圈互相的关系转变会有多快,但更深层的,或许也显示这场竞争的胜负已分。
 
在艰难的一个赛季后,贾冰似乎将目光转向了耐力赛领域。千呼万唤始出来的CEC,在分组上必然包括了GT赛车,同时其3小时的比赛长度也处于Sprint Race和Endurance Race的分水岭。某种意义上,竞争还会继续。
 
在中国开启国家级耐力赛事的雄心难能可贵,但要在年底办出3场高质量的比赛就更困难了。仅仅就技术层面上,一个包含着LMP3,GT3,GT4和房车的比赛,该怎么设定BOP?中国有几条赛道能容纳这么多赛车?更别说SEC和诸如上海888这样的耐力赛领域竞争者了。
 
然而,就当我们认为China GT和GT Masters的江湖恩怨就此了结,贾冰团队专注2018赛季CEC运营时,我们又看到了2018年GT Masters的计划。目前由3场比赛组成的2018赛历中,还包括了一场马来西亚雪邦的海外分站赛。
 
我们不知道这一次,GT3和GT4的预计分组,是否获得了FIA和SRO的BOP规则和知识产权的授权?但显然在一个不如意的赛季后,GT Masters决定同时挑战2项在亚洲居于统治性的GT比赛——宝珀亚洲系列赛和China GT——会是比死战中国市场更好的选择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。
 

澳门威尼斯3544v.com